当前位置:桃江新闻首页 > 百姓呼声 > 桃花江核电站的等待

桃花江核电站的等待 1

2012-04-30 22:58:08 作者:周范才 来源:桃江网 打印本页 我要评论

  桃花江核电站的等待引言:“核电站和原子弹的关系,就像啤酒和白酒的关系。”李茂武等人向村民打比喻说,白酒可以点燃,啤酒就不行农历正月初十,村里的年味尚浓,鞭炮声还不时在各家各户响起。

  50岁的沾溪村村民殷益中站在自家楼房的堂屋当中,慷慨地描述着他新年的愿景。“打算把楼上重新装修下,改成宾馆。”楼房建于3年前,坐落在一条围着护栏、有着两车道的标准公路边上。从他家沿路往山里走不到2里地,就是湖南桃花江核电站。

  至少在去年3月份以前的四五年间,这里曾一度聚集了近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人。村里人世代居住的一座名为“荷叶山”的山峰被推平了,如今早已平整出一块3000亩的空地,静静地躺在资江河边上。

  这不过是一个仅有着千余人的山村,“宾馆”一词于很少出门的村民而言还是一个比较遥远的词汇。但就在过去的一段时间,村里竟然冒出了多家宾馆。“我们村就有4家,七八十块钱一晚。”沾溪村党支部书记贺孟华说,核电站前期工作的展开给村民带来了诸多实惠。这也正是殷益中的谋划:“正式开工了建好了,来这里的人应该会更多。”

  殷益中的老房子原本就在厂区大门口,那是一个80多平米的平房,祖孙数代居住了多年。几年前,在获得国家发改委的准许开展前期工作后,殷益中和其他村民移民到了周边各处。

  要不是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一度被外界猜测为“内陆第一座核电站”的湖南桃花江核电站可能已经开工建设。过去的一年,这里一直沉寂。

  像打了一场淮海战役 作为桃江县核电项目指挥部的常务副总指挥,胡国清的龙年春节过得并不省心。

  除夕晚上,几个核电项目拆迁户给他打来电话。由于返乡过年的村民增加,安置区的自来水供应不足,多户人家停水了。这位去年刚由桃江县副县长任上出任桃江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的官员,一边耐心解释,一边紧急安排工作人员前往解决。

  桃花江核电站最终选址所在的沾溪镇荷叶山,极为闭塞。以前,因为山峦阻隔,从沾溪镇到桃江县城需多绕道二三十里路,去一趟县城需要颠簸近两个小时。核电站带来的第一个变化就是一条投入近2亿元的高标准“桃荷公路”建成,直接从山峰中挖出一条隧道,使得进城缩短到了十余分钟。

  闭塞了几百年的荷叶山开始联通起外面的世界,建设大军穿越隧道涌入到了这里,甚至连世居于此的70岁老妪也讲起了普通话。山峰被推平了,有时候灯光彻夜不熄,三四百台挖掘机同时开动。

  “就像打了一场淮海战役。”时任沾溪乡党委书记的李茂武向《了望东方周刊》介绍,项目启动之初,仅仅用了不到5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全部数百户村民的拆迁工作。

  很快,村民开始感受到项目带来的实惠。沿着进厂公路,当地人在家门口开办了上百家小卖部;外出打工多年的青壮年村民也纷纷返回家中,应招前往核电站打工。“零工一天一百,泥水匠、水电工一天两三百。”殷益中说,那段时间他把自家拆迁后建起来的楼房二三楼出租给外地包工头,一个月租金达两三千。

  改变不止于此,沾溪乡很快晋格为沾溪镇,李茂武也调任桃江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兼任新设立的“核电办”主任。

  桃江县委书记跑核电 湖南与核电站的结缘可以回溯到至少二十年前。

  据湖南省核工地质局核电办主任刘又红向《了望东方周刊》介绍,早在1989年,湖南省就沿着境内的长江、湘江、资水、沅水流域进行过核电站厂址勘察,曾提出过十余个备选厂址。其中的7个选址,还于1992年至1996年间被编进了《湖南核电普选厂址调研报告》。

  这其中就包括桃江。但据胡国清向《了望东方周刊》介绍,在本世纪初,国家发改委着手新一轮内陆省份核电厂址调查时,桃江最初未进入候选视线。

  桃江再次与核电结缘已是2006年。这年初,时任桃江县委书记杨跃涛看到新闻媒体播出有关国家将积极发展核电的消息,知悉桃江核电前情的杨跃涛决定争取这一项目。据时任桃江县发改局局长的符建新向《了望东方周刊》介绍,杨跃涛“交代我要搞清楚两件事,第一桃江为何未能进入备选厂址;第二桃江还有没有机会。”

  这年正月,杨跃涛带着时任桃江县委副书记夏善全以及符建新等人前往北京参加桃江籍“乡友会”。当天晚上,杨跃涛一行就找到早就与湖南有过合作的核工业第二研究设计院(简称“核二院”),见到了“核二院”的多位领导、专家,陈述桃江渴望核电的热忱。

  “一个县委书记来跑核电,简直闻所未闻。”现任桃江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符建新回忆,“核二院”的一副院长对杨跃涛的拜访显得非常诧异,这显然不是一个县的热忱就能促成的,但依然当场表态同意委派专家前往考察。随后,在湖南省发改委、湖南省电力设计院的支持下,先后有10余批次中央和省市专家前往桃江踏勘厂址。

  整个2006年成了符建新最忙碌的年份。为了争取到在北京的相关部委、专家的支持,他先后20多次进京。“至少有四趟是当天来回。”符建新记得,那段时间他穿梭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有时为找到一个准确的地址就要花掉两个多小时。

  当时的湖南境内已经有岳阳小墨山作为备选厂址开展相应前期工作,投入了上千万,桃江再去争取核电站就显得有些“天方夜谭”。符建新记得,他在拜访湖南省发改委一副主任时,对方就觉得桃江的想法“不太现实”。

  桃花江速度 桃花江后来居上,成功争取到了项目。

  在李茂武看来,这得益于他们找到了一个好的“婆家”。就在桃江向中核集团伸出橄榄枝时,后者也正着眼于内陆寻找优质的核电项目。据刘又红介绍,荷叶山是少见的优质内陆核电站厂址,并得到了中核集团的高度认可。

  双方一拍即合。2006年5月,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和益阳市人民政府签署协议,同意合作建设核电项目。桃花江核电项目由此步入快车道。

  这年6月,湖南桃花江核电站筹建处正式成立。中核集团委派石述澧率领地质、气象等20多个项目团队同时展开工作。9个月后,桃花江核电站《初步可行性研究报告》通过专家评审,经由湖南省发改委正式向国家发改委提出项目申报。

  2008年2月1日,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同意湖南桃花江、江西彭泽、湖北大畈三个内陆核电项目“开展前期工作”。“湖南排在第一。”符建新言及此,充满了自豪。

  益阳市、桃江县地县两级政府迅速投入到核电站的前期工作之中。据胡国清介绍,益阳市政府在此前后专门成立了“核电办”,由桃江县委书记任上调任益阳市副市长的杨跃涛兼任“核电办”主任。

  2008年5月,湖南桃花江核电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成为国内第一个内陆核电公司。十多年前就开始积极奔走的湖北咸宁市大畈核电项目是在这年6月才成立核电公司。“桃花江速度”一夜之间开始见诸报端。

  工程进展同样迅速。据刘又红介绍,最初桃花江核电站按照源自法国的二代改进型技术M310规划设计,在2009年底时就已基本具备了正式开工建设的条件。其时,益阳市提出的目标就是力争在2010年获得国家核准,“成为内陆第一座核电站。”

  在此期间,源自美国西屋公司的第三代核电技术AP1000引入中国,桃花江核电站按照新的技术要求进行了新的规划设计,并于2010年底完成了“四通一平”(水通、路通、电通、电讯通,场地平整)全部前期工作。

  年间,桃江乃至仅有40万人的益阳小城发生了显着变化,一个例子是,桃江县城房价以前600元每平米左右,现在中心地段已经涨到了近3000元。

  福岛阴影 2011年3月,日本东北地区发生里氏9.0级地震。

  在地震引发的强烈海啸面前,作为世界上最大核电站之一的日本福岛核电站未能幸免,酿成了自苏联切尔诺贝利事故之后全球最大的一次核安全事件。5天后,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应对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情况汇报。

  这次会议作出四项决定:立即组织对我国核设施进行全面安全检查;切实加强正在运行核设施的安全管理;全面审查在建核电站;严格审批新上核电项目。这就是俗称的核电“国四条”。正是在这次会议上,明确提出要“抓紧编制核安全规划,调整完善核电发展中长期规划。核安全规划批准前,暂停审批核电项目包括开展前期工作的项目”。

  其时,正满怀希望等待国家发改委、国家核安全局核准开工的桃花江核电站首当其冲。“国四条”出台后,桃花江核电站平整一新的3000亩工地,在最近的一年中乏人问津。

  “要不是福岛事故,这里将是一片轰轰烈烈的景象。”湖南桃花江核电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刘明章站在厂区数十米高的观光台上,指着眼前寂寥的工地向本刊记者说,他们过去一年间等的就是尽早颁布新的核安全规划,继而拿到发改委、核安全局的一纸核准开工文件。

  湖南桃花江核电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5月21日,目前注册资本为3.94亿元,股东由中核核电有限公司、华润电力工程服务有限公司、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湖南湘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4家构成。其中,中核核电有限公司占50%股份。

  阅读了本文,你是否对桃花江核电站的等待有了更好的认识,如果你觉的本文不错!请分享到您的空间与微博,让更多好友分享及下次需要查看的时候能快速找到本文!

相关新闻搜索

“桃花江核电站的等待”相关新闻,请用以下词语进行搜索:桃花江核电站的等待,桃花江核电站。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制作 | 便民电话 | 商家加盟